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篮球快讯

討厭籃球的小夥子,你得繼續打NBA瞭

  • 2024-07-07 09:25:00

2019年選秀大會前一天,一張照片火遍瞭全網——

天選之子錫安-威廉森被記者裡三層外三層地圍著,長槍短炮絡繹不絕。而在采訪廳的另一邊,不到十米之外的位置,另一個年輕人露出瞭一絲尷尬和羨慕的表情。

NBA世界的殘酷的真相,就這樣赤裸裸地擺在眼前瞭。

或許直到今日,你仍然記不清這名球員的名字——戈加-比塔澤。對他來說,能進入NBA,已經是人生最輝煌的時刻瞭。

在2019年的這個相對的選秀小年裡,比塔澤一度有過樂透前景,最後在第18順位被步行者選中,隨後他拿到瞭一份4年1375萬美元的稅前合同。

在被選中的一刻,比塔澤激動不已,他說,“我媽媽終於不用再那麼辛苦瞭!”

在20歲的時候,他的生活,終於見到瞭曙光。    

比塔澤所出生的東部小鎮薩加雷霍是當地著名的摔跤之鄉。小時候的他也喜歡摔跤、足球和橄欖球。但僅僅6歲那年,他就被選到瞭少年籃球隊裡,因為他的個子長得實在太高瞭。

他完全不喜歡籃球,6歲的他還沒到上學的年齡,但稍有犯錯就會被教練責罵。少年隊每天都要有大量的體能訓練,枯燥的技術動作訓練,小比塔澤很委屈,他覺得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籃球瞭。

枯燥的訓練日復一日地進行著,他還是人們口中那個“瘦弱的高個子”。他無數次想過放棄,但生活的現實很殘酷,又長大幾歲之後,比塔澤意識到,自己必須要打籃球瞭。    

比塔澤一傢的生活並不輕松,他的媽媽和姨媽每天要在雜貨店工作14個小時,而此時格魯吉亞的邊境還在爆發戰爭沖突,為瞭填飽一傢人的肚子,在這座小鎮上每一傢都在拼瞭命勞作,幾乎沒有休息時間。

“我從那一刻開始意識到,我必須勤奮,保持熱情,”比塔澤說,“我感激我的傢人養傢糊口,沒有他們我沒法健康長大。”

當責任扛在肩頭,懈怠的情緒很快消散瞭。比塔澤的籃球天賦真的非常出色,更重要的是,和他一起在籃球隊裡長大的孩子們,雖然天賦不如他,但他們也在拼命打球,他們和他的目標是一樣的:讓傢裡人吃飽飯。

“這些朋友們一直陪伴著我,一起奮鬥、一起努力、一起贏得獎杯,他們慢慢地讓我愛上瞭籃球。”    

15歲那年,比塔澤在傢人的鼓勵下,離開傢鄉,前往塞爾維亞打籃球。在這裡,他賺到瞭自己的第一份工資。他的努力看到瞭回報,但與此同時,比塔澤也發現瞭自己最大的弱點:遠離傢鄉,他感到非常的孤獨。

如果不是為瞭傢人,他可能已經打退堂鼓瞭。

但好在,他的籃球天賦被更多的人看到瞭,塞爾維亞的Mega俱樂部註意到瞭他,向他發出邀請。這傢俱樂部雖然征戰的隻是ABA聯賽(亞得裡亞海聯賽),但他們卻成功地把約基奇和祖巴茨送進NBA,比塔澤在這支球隊的青年隊開始瞭個人生涯,盡管兩次被租借出去,但正是因為租借,他得到瞭出戰歐冠的機會。在歐冠賽場上,他大放異彩,被評為瞭歐冠22歲以下最佳球員,這也讓他得到瞭登錄NBA的機會。

“我很慶幸他們一輩子不用再出去工作瞭,”比塔澤說,“他們的苦日子結束瞭。”    

盡管和錫安有著完全不同的人生劇本,但剛到NBA的比塔澤,感受到的是來自籃球世界的溫暖。韋德在那張選秀前采訪的照片下面評論說,“把這當做動力!”而追夢格林更是評論說,“他應該把這張照片裱起來,然後每天看一眼,努力奮鬥!”

但步行者並沒有太多的機會給比塔澤去發揮。起初的兩年半,特納和薩博尼斯是絕對的主力;在薩博尼斯被送走換來哈利伯頓開始重建後,比塔澤在合同年掉出瞭球隊輪換。在更多的跑轟戰術體系中,他的速率和投射問題被無限放大。

他知道自己在步行者的機會不多瞭,但他也不知道未來要去向何方。    

在一個尋常的午睡後,那通電話還是打來瞭,手機上的名字是步行者總經理佈坎南。

比塔澤的心咯噔一跳,佈坎南的聲音溫和而低沉,但事實無法改變:步行者隊做出瞭決定,裁掉瞭他。

對於一個四年級球員來說,他的一隻腳,已經邁出瞭NBA的大門。    

掛瞭電話,比塔澤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,他緊繃的情緒一下子舒緩瞭,在這之前,他仿佛是扛著許多人的重托,代表著格魯吉亞去努力,他的祖國曾經向NBA送出過打瞭16個賽季的總冠軍中鋒帕楚裡亞,也有過高居五號秀卻從未證明自己的斯基蒂什維利,比塔澤的偶像是申格利亞,但這位格魯吉亞歷史上最偉大的前鋒隻在NBA打瞭45場,就回到瞭歐洲,繼續當他的歐洲之王去瞭。

他的腦海中閃過瞭無數的畫面,甚至已經想到瞭自己重回歐洲的場景。

一個小時之後,手機再次響起,他愣瞭很久才按下瞭接通鍵,電話那頭是自己的經紀人,“奧蘭多想要你,他們挺著急地問我,‘比塔澤現在怎麼樣瞭,他想不想來試試?’”

“魔術隊怎麼樣?”他問經紀人。

“我覺得對你來說,是一個很不錯的去處。”經紀人說。

“那行,我去!”他立刻給出瞭回復,也立刻忘卻瞭剛才的焦慮和擔憂。    

雖然他的位置還是第三中鋒,但從現在開始,他要為自己戰鬥瞭。

“總感覺在印第安納太難瞭,我覺得也不可能更糟瞭,”比塔澤說,“我要去好好訓練,在佛羅裡達明媚的天氣裡,我可能會更加心情開朗,心情好就會打得好,對吧?”

“我打瞭三年半的籃球,還沒有過屬於自己的時刻。說實話,我沒有抱太高的期望值,”比塔澤說,“我能做的事情就是用最職業的態度去努力,畢竟是他們主動收留瞭我。”    

他並不知道,自己的角色會突然變得如此重要。

在對爵士的比賽裡,魔術中鋒小溫德爾-卡特在最後時刻送上致命封蓋,幫助球隊贏下瞭這場艱難的勝利,但在全隊的歡呼中,小卡特躲著隊友,蹲在地上,緊握著左手。

比塔澤第一時間察覺到瞭異常。

“溫德爾是條硬漢,一般的情況他不會表露出一絲痛苦,”他說,“情況不太對勁。”

小卡特左手掌骨骨折,需要接受手術,至少缺席三到四周時間,球隊突然失去瞭最好的高位發牌手和內線護筐專傢。

第二天的訓練,氣氛很低,主教練莫斯利試著讓大瓦格納和班凱羅都來客串一下中鋒,但他想要的是一個能頂替小卡特,不改變戰術打法的替補中鋒。

然後,他想到瞭比塔澤。    

他在這賽季的第一場首發,2023年11月4號,對手是湖人,站在對面的人是安東尼-戴維斯。

整場比賽,濃眉成瞭疲於奔命的那個,盡管他全場砍下28分,但比塔澤每個回合的補防和對抗都做到瞭最好。魔術隊全場贏瞭19分,而比塔澤的正負值,是全場第二高的+27。

“我覺得自己的努力是有效果的,我可以防守對方水平最高的人,我想留在球場上,那麼我的防守必須要好,”他說,“我不是那種每場能出手15次、20次的人,那我能做什麼呢?我要保護好籃筐,不讓對手輕松在我們頭上拿分。”    

莫斯利麾下的魔術隊,主抓的就是防守,他們的陣中有不少防守好手,從新秀到老將,從角色球員到核心。比塔澤會經常和薩格斯以及艾薩克分享防守技巧,他們完美執行瞭莫斯利的理念,他們從未想過自己要拿什麼樣的數據,他們隻希望在比賽結束的時候,自己是分數更多的一方。

在11月份,魔術連續贏瞭9場,9連勝,上一次他們做到這一點,還是在2011年。

當教練組告訴他他的防守高階數據名列前茅時,他隻是憨憨地回答道:“我不懂什麼數據,我就是感覺我上場的時候球隊的表現還不錯。”

“我現在無比熱愛打籃球,每天我會跟自己說,‘開車去球館太好瞭,我們去大幹一場吧,把比賽贏下來!’”    

他的內心被佛羅裡達的陽光照亮,他從一個來自格魯吉亞小鎮的小孩子成長為瞭NBA球員,從18號秀變成瞭自由球員。他在魔術的兩年,加在一起拿到的錢都不到四年級新秀合同的一半。

即便小卡特回歸,比塔澤再次回到板凳席,他依然是奧蘭多球迷們的最愛,他們在所有魔術的球迷論壇和官方社媒下面評論,“無論如何,請務必讓比塔澤留下來。”    

而比塔澤說:“我會永遠記得2023年2月份,我在午睡時候接到的那個電話。在我被裁的時候,是奧蘭多接納瞭我。這裡就是我的傢。”

“如果能留下,我當然會無比開心。”

一份3年2500萬的合同,一個皆大歡喜的重逢,魔術的35號,將繼續為這支球隊戰鬥。    

而確認這份合同的時候,比塔澤正在拉脫維亞,身穿著格魯吉亞國傢隊的35號球衣,出戰奧運落選賽的比賽。

那個來自摔跤之鄉的年輕人,兌現瞭他與所有人的承諾。


标签: NBA 篮球 奥运 萨博尼斯 篮球队 足球 安东尼·戴维斯

猜你喜欢